快捷搜索:

舍烹村村民张松一家宰杀了一头400余斤的年猪,舍烹村村民刘美芬说

2019-12-29 作者:编辑推荐   |   浏览(107)

6月,地处乌蒙山区的娘娘山绿意盎然。

农历腊月二十二,舍烹村村民张松一家宰杀了一头400余斤的年猪,虽然仅5口人,张松一家却经营着一处超市和一家客栈,加上工资和入股分红,收入已然可观。

一条条干净平整的公路、一栋栋绿荫掩映的村民“别墅”、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娘娘山下贵州省六盘水市普古乡舍烹村,这个曾是“贫困”代名词的村寨,如今处处散发着生机与活力。

舍烹村,地处乌蒙山区,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州普古乡娘娘山下。曾经,这里是贫困村寨、“穷乡僻壤”的代表,也是“三变”改革的发源地。张松一家生活的改观,正得益于“三变”改革。

“以前从没想过,我们的土地能入股,在村里还能当股东、当工人!”舍烹村村民刘美芬说,她和丈夫之前一直在浙江等地打工,老家的农业园区建成后,家里的10多亩山地全部流转,夫妻俩在园区上班,每年收入六七万元,比以前翻了一番,“而且不用天天担心老人和孩子了”。

“保守估计,通过‘三变’改革,娘娘山高原湿地生态农业示范园区内,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2万元。”娘娘山旅游公司董事长、普古乡娘娘山联村党委书记陶正学说。

如今,在舍烹村,像刘美芬一样,几乎90%的村民拥有“股东”和“工人”双重身份。而在5年前,舍烹村如同其他偏远贫困村一样——缺资金、缺技术、缺产业、缺致富门路,村级集体经济空心化。

图片 1

“这一切都源于‘三变’改革。”娘娘山联村党委书记陶正学说,所谓“三变”就是“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

△依托特色农业、生态旅游,娘娘山将打造成高质高产、高效的农业观光园。图/郑智维

2012年5月,在外闯荡多年的陶正学返乡成立了普古银湖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按照“农户出资多少,合作社无息借资多少”的入股模式,发动465户村民筹集2000多万元资金入股。

山村之变

此后,合作社逐渐发展猕猴桃、蓝莓、刺梨等2.18万亩,把昔日令人“望山兴叹”的荒山野岭变成了集生态农业、休闲观光为一体的高原湿地生态农业示范园。

一条宽阔平整的公路,拉近了娘娘山与外界的距离。曾经,因为交通闭塞,娘娘山附近的村民进趟城都不是一件易事。

长期以来,农村资源、资金分散,分户经营的“小生产”模式难以对接千变万化的“大市场”,成为制约农业农村发展的难题。这一难题,随着“三变”改革的推行迎刃而解。

13岁那年,张松坐上大伯的中巴车到最近的县城,早上4点出发,晚上12点才能回到家。如今,单程仅需一个半小时。

陶正学分析说,土地入股后还是由农民种,合作社负责找市场,利润进行分成,农民的积极性被广泛调动起来,合作社也能发展壮大。

随着交通的改善,娘娘山的游客量也迅速增加。除本地人外,张松发现外地来的游客越来越多,“游客很多来自云南、四川、广东、重庆、北京等地。”

“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陶正学说,通过综合利用,每亩耕地的产值由过去的300多元提高到上万元,园区的农民有固定工资收入、流转土地收入、按入股比例分红三项收入,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的不足4000元提高到2016年的1.22万元。

谈及目前的生活状态,张松的话语中透着满足,“如今出行很便利,快递可以送到乡镇,我们经常通过网络购买物品,了解外界发展情况。”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如果说舍烹村巨变是“盆景”的话,欠发达、欠开发的乌蒙山区,需要更多由类似“盆景”组成的“风景”。为加快激发农村经济活力,2014年以来六盘水市持续探索推广“三变+特色农业”“三变+乡村旅游”“三变+易地搬迁”“三变+景区景点”10多种模式,让农民从资产资源中获得财产性收入,成为“股份农民”,在“耕者有其田”的基础上,实现“耕者有其股”。

《民生周刊》记者看到,舍烹村的特色农业园、科技示范园已初具规模。据了解,5年前这里还只是苞谷地和荒山。

据统计,目前,六盘水市“三变”改革已有49.32万农户成为股东,带动162.04万农民脱贫致富,农村正在朝着“户无闲人、地无闲土、树无闲果”的方向发展。

2011年,六盘水市舍烹村农民的年人均纯收入只有700多元。和其他贫困山村面临着类似问题——缺资金、缺技术、缺产业、缺致富门路,村级集体经济空心化。

为加快盘活农村的资源资产,2016年贵州在全省21个县、140个乡镇、1015个行政村开展了“三变”改革试点,像舍烹村这样的村寨不断涌现。

叶利军,曾是六盘水本地记者,他向记者回忆起第一次来采访时的印象:“当时这里什么产业都没有,村民住的是草房和土房,泥泞的山路隔绝了村民与外界的交流。”

遵义市务川县根据不同村的实际,分别推行“三变+仡佬文化旅游”“三变+山地特色产业”等改革模式,带动近6000名贫困群众参与;安顺市把“确权、赋权、易权”作为实现“三变”的基本路径,通过“三变”改革引领带动,2016年减少贫困人口8.63万人。

经过几年发展,娘娘山附近的村民已实现脱贫。“几年前村民多数出去务工,留守人员仅占全部人口约30%;如今,70%的村民回乡发展,在家创业的小老板很多。”陶正学说。

今年,“三变”改革已在贵州全省推广,各地农村正聚焦“股份农民”这个核心,围绕人、地、钱、农业经营主体、村级集体经济五个要素,激活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和人力资本,一幅幅“百姓富、生态美”的画卷正徐徐展开。

不仅是村民,因为“三变”改革富起来的还有村集体。“目前,每个自然村村集体至少都有20多万元,多者70多万元,彻底改变了村集体经济空壳的尴尬局面。”陶正学透露。

如今,无论是在乌蒙山区,还是在武陵山腹地、滇黔桂石漠化山区,“三变”改革变出了农民收益增加,变出了农业结构调整,变出了农村生产力解放,正在成为农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山还是从前的山,水还是从前的水,是什么让娘娘山有了如此巨变?

“三变”改革

拥有资源,却无资本,守着绿水青山却忍受贫穷,这是几年前娘娘山面临的尴尬局面。

2012年5月,陶正学带着3亿多元回到家乡,与陶永川、郭跃、杜关红等7人成立了银湖合作社。如何激活沉睡的资源,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这是他当时要解决的难题。

陶正学找到的办法是:通过合作社或公司运作,娘娘山附近村庄的荒山、河流、洞穴、森林、水域、河滩、自然风光和村民的土地等自然资源,被量化成集体和村民的资产,农民的闲散资金和财政扶贫资金变成了股金,农民变成了合作社的股东。

简而言之,就是“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这也就是后来闻名全国的“三变”改革。其中,村民可用土地或现金入股,每股20万元。为提高村民入股的积极性,可以多人合入一股,农户自己筹集10万元,陶正学垫资10万元。

按照“三变”改革的制度设计,农民一般可获得3种收入:一是在合作社打工,每月领取工资;二是土地租金;三是按股返利,农民股东可以参与分红。

陶正学发现,农村存在着资源分散、资金分散、思想不统一等问题。为解决这些问题,2013年他又带头创办了贵州娘娘山高原湿地生态农业旅游开发公司,合作社占股20%,娘娘山周边的8个村形成“联村”,抱团发展。

穷则变,变则通。通过“三变”改革,让农村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目前,娘娘山景区已完成了21800余亩土地的经营权流转和农业科技示范园建设。

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依托特色农业、生态旅游,将娘娘山打造成高质、高产、高效的农业观光园,这是陶正学的设想,如今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

记者采访中获悉,国务院扶贫办、农业部、财政部等部委领导以及中央党校、中国社科院、中国人民大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科研院校学者曾到娘娘山展开调研。

作为“三变”发起人,陶正学先后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等多项殊荣。2017年9月,经贵州省政府推荐,并经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审议,农业部同意增补贵州省六盘水市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承担农村“三变”改革试验任务。

从2014年起,六盘水市探索推广“三变+特色农业”、“三变+乡村旅游”等10多种模式。通过“三变”改革,让农民从资产资源中获得财产性收入,从而成为“股份农民”。

如今,“三变”已成为全国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鼓励性政策。2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文件发布,由六盘水市娘娘山发端的“三变”改革连续两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中央一号文件提到,推动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探索农村集体经济新的实现形式和运行机制。

本文由10bet官网中文网址发布于编辑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舍烹村村民张松一家宰杀了一头400余斤的年猪,舍烹村村民刘美芬说

关键词: